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杨柳传】(02)【作者:johnyoung】
【杨柳传】(02)【作者:johnyoung】
字数:8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贰

               菲叶齐舞

  话说到三姨太被要求明日便可来杨府内居住,那自然是高兴不得了啊。
  阿仁这边还是繁忙,一边为了西林药厂和古达百货的事忙的不可开交,那就必要请个私人秘书来,这个私人秘书由管家杨占来负责,隔几天后,那个秘书就到了,占叔把人领到自己面前,这个姑娘倒是秀气得很。

  「杨先生,我是面试进来的,你看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么?」

  阿仁疑惑道,「你能在几十个人里脱颖而出,一定有你的本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菲儿,」

  「菲儿,占叔说的价钱可以么?可以的话你准备下,明儿把生活用品和行李带几件到杨府。」

  『「我没有家,何来行李准备?」阿仁背着突如其来的反问惊了一下,随后道,「对不起。」「」这没什么,从小我有意识的时候是在福利院,福利院几年被养父母收留,但是其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我就自己出来流浪了,去了圣教堂学社,直到成人。「

  「你的遭遇我很同情,现在尽然你有能力应聘成功,那就安心留下吧。」
  李菲儿这个人长得没那么出众,第一眼没有让人惊艳,却是很耐看。以后有机会还是可以好好调教下的嘛,阿仁内心如是得想。

  话说李红自从醉心苑和杨亚尔云雨过,一直念念不忘他的肉体,那与老爷杨泰的感觉又不一样,杨泰是为了折磨自己,不把自己当女人看,杨亚尔虽然骨子里也有这种兽欲,但到了高潮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搂入怀里,那是几十年从来没有的心花怒放的感觉。李红想着想着,尽然忍不住又想去找杨亚尔苟合一番。
  玉兰园的亭里,坐着几个人吃饭,阿仁,杨梦,李红,三姨太,杨琪,还有奶妈汪春华。

  这个尴尬的吃饭,还是被奶妈汪春华打破,因为除了春华,其他人都各有各的想法,阿仁想着的是这个三姨娘,曾经的小三狐狸精,夺取了属于母亲的爱,如今还要笑脸相迎;而李红,却痴痴望着阿仁,希望等会吃完饭,愿意一同再去醉心苑;那个杨琪本来就没和这么多人一起吃过饭,一下子便害羞起来,尤其对面的二哥哥,为什么看着他会这般脸红呢?自己心里也是想不明白;那个杨梦倒是没这么多想法,因为小时候还是见过这个杨亚尔的,那时候的杨亚尔还是微胖,脸上雀斑的小男孩,如今却长得有这番殷俊的面孔。

  那个奶妈道,「各位能在一起吃饭,也是不常见的,现在老爷走了,大家却能和睦的在一起,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阿仁现在又回来,真的算是合家团聚了。
  「阿妈,哪里话,我们几个都是杨家人,不管天南海北,还不是在父亲临走的时候都回来了么?」

  李红也是接话,「嗯,阿仁回来了,也显得我们杨家起码还有男人嘛,」
  「对哦,也是,阿仁以后的顶梁柱,家里的什么杂七杂八的麻烦事还需我们几个一同帮忙为好,」三姨太道。

  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奉承话,尤其是李红和三姨太,那叫阿仁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以茶代酒喝了不少。

  不一会,大家准备散了,没想到李红却邀请大家打麻将,李红除外,三姨太算一个,奶妈春华一个,还差一个,本来是邀请阿仁来玩几圈,但却极力借工作上的事,推脱了,没办法,杨琪代上。

  杨亚仁回到了中卫嗣,没想到正堂坐着一个姑娘,是下午来的那个秘书李菲儿,「你走的时候不是和我念叨过,住在北大街的永加路的公寓里么,准备的这么快?」

  「嗯,我都准备好了,现你要把我安排在哪里?」

  「就在中卫的侧堂里的厢房里睡吧,我有事可以立刻唤你来。」

  李菲儿拖拉着箱子也是吃力,阿仁还是要尽地主之谊,自己帮她搬到厢房里,在帮忙摆设东西的时候,菲儿也不建议内衣服被自己看光,这个厢房就是有些灰尘,其他都还好,她的衣箱里还有几本书,自己也帮忙摆到桌上,自己一眼瞧到,是孙文的三民主义,其他倒是一些诗词歌赋的杂篇。

  「你也关注孙文的三民主义啊,」李菲儿一下子慌张起来,「没啊,,只是偶尔会看看。『

  「你是怎么理解的呢,说来听听呗,」阿仁倒是想听听菲儿的看法。

  「我觉得民族民生民权不都是为老百姓考虑,人民有自己的权利,有自己的土地,那不是挺好的么?」

  「是么?如果这些权利都在这些穷人的手里,那我家的产业还有我家的仆人恐怕都要没了或者反哩。」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菲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没有嘛,各抒己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但说无妨。」没想到这个女的思想倒是挺先进。

  「早睡吧,明天有的忙了。」

  另一天,杨亚尔也是将相关工作文件给她熟知,菲儿也算是认真,仔细查阅,一些东西的批改,并让她负责,还算行,工作态度还不错,一天下来,倒也省了阿仁许多功夫。

  在某一个闲暇之余,菲儿认真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可爱,「菲儿你有男友了么,」

  「没呢,你为什么这么问,」「就是问问,你这个年龄一定会有追求者吧,」
  「那倒是,以前我在报社工作,也遇到同行的追求,但我觉得他们想的和我想的都不一样,所以都拒绝了」

  两人在办公之余,渐渐从互相规矩变成打闹开玩笑,两人间的距离也有些拉近。

  到了傍晚,结束了一天工作,杨府上下也是休整调息,仆人和丫鬟们也都是吃完饭各自回房,阿仁劝她休息吧,那个菲儿却道,「我想问下,哪里可以洗浴?」
  阿仁听这么一问倒是想起来了,侧堂没有洗浴的地方,「那就先借用我住的正厢房吧,里面有浴室的。

  因为尴尬所以自己就先去溜达了,这一溜达来到了兰惠楼,这兰惠楼本来是老头子为了母亲建造的房子,却因母亲的离世,杨泰便在也没来这兰惠楼,现在见物思迁,旧人去新人来,又有谁会记得呢。

  兰惠楼的正门半掩着,阿仁便进去,忽然听到男女的呻吟,是从兰惠楼二楼传出的,阿仁很好奇,自己悄悄地到楼上,在一间储藏室里门也是掩着,随着门缝微微的往里瞧,竟然男女在里赤裸身体互相搂在一起,那男还在那说,「今儿我还看见杨占那老头对你们楼里的其他丫鬟动手动脚的呢,」

  那个杨占,老爷走了,就胡作非为,根本不把几个姨太太看眼里,我们西香楼里的丫鬟,都基本被这个老流氓玩弄过,上次要不是二太太极力劝阻,我都要失身给他了,「在那怨妇叽里呱啦。

  那男倒是顺藤摸瓜,手不老实的摸起来那女子的胸部,这个胸部倒不是特别坚挺,但乳头倒是随着男子的挤压,慢慢坚硬起来,两人舌吻的如痴如醉,慢慢的开始,女的抚摸其那男子的阳物,顺便低下头去伸出舌头慢慢的挑逗这根粗长的肉棒,然后一下子全部接受到自己的嘴中,嘴巴的功力也是可见一斑,吸吮着,男子也开是嗯额嗯呢的呻吟起来。

  过了一会,男的忍不住了,开始极力的将自己的肉棒塞如那早已湿透的小穴中,不断的抽送。

  女的呻吟起来也是很有滋味,那对乳房也是在抖动,抽插的速度也是把握的很好,三浅两深,女的似乎不喜欢正常体位,一下子反客为主,将那男子扑倒,自己坐在身上这样上下来回,一手摸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来刺激那个穴上的花蕊,让自己能尽量的舒适起来。

  这场景真的是折煞在外偷看到男女苟合的阿仁了,脑子想着,如果现在在那个位置的男是他该多好,身体里的欲望的烈火从下身缓缓的烧及身体全方位。
  阿仁自己赶紧离开了这座兰惠楼。

  天是已经黑了不少,自己想泄火,如今却没尚好的猎物,那只能是去找二姨太李红。

  话说那李红也正在西香楼里,李红陪杨梦入睡,自己洗漱完后,换上了睡衣回到了自己的房里。

  那阿仁也是提心吊胆,这个时候凡是去西香楼要是被守夜的奴婢和仆人看到,那一定会被人指指点点。

  但幸好一路上没遇到过往的守夜仆丁,来到了门前,没想到门又是半掩着的,今天不知为何,楼房的门窗似乎都是为自己而开的。

  自己进去,随着门窗开始找寻,没想到西香楼处处有香味,而每处门前都是有个木质挂牌,初见一个挂牌,上面是泽香居,过了一道,来到另一个挂牌,芳香居,再过一道是留香居。

  那这三个何为二姨太的房间呢,自己也是苦恼,泽香居里灯油似乎已经灭了,芳香居倒是只留一盏,留香居里头倒是灯油旺盛,那就选择泽香居吧。自己缓缓地推开了门,再把门偷偷的掩上。

  自己解去全部衣物,准备上床干事,黑踏踏的一片,阿仁钻进床里,那女的感觉到了,想大叫,被阿仁用手极力的挡住。

  阿仁道,「干什么,贱人,是我。」由于压着声讲话,那个女的倒没仔细听出来。

  「我再说一遍,你要是大喊,我杀了你。」那女像是惊惶地点了点头。
  两人都在床上,女的点点头,因为阿仁膨胀的下体顶的自己很不舒服,隔着睡裙,自己的鲍鱼被那根阳具还是深深的刺激到了。

  「你是……你是……你是杨占?」

  阿仁一头雾水,杨占?转念一想,难道你这贱人还和管家有一腿,「我就暂且试你一试。」

  「是的我是,」阿仁顺势应答。

  「奇怪你身上的卷烟味怎么没了,而是……而是一股体香味。」

  「我洗了澡来的,赶紧的,宝贝,开始吧。」

  阿仁权且不管她钻入被子内,睡裙往上拉,女的还没穿亵裤,鲍鱼上真的一股奇香和暖意。

  这个骚货,在自己的穴上涂了类似于玫瑰花的魅料,阿仁就更加按耐不住了。
  嘴巴吸吮着这只绽放异彩的花朵,热烈想从里面吸取出精华来。

  阿仁一瞬间以为自己就是那孜孜不倦的蝴蝶,认真而又勤劳的欣赏享受这朵花,这花的形状怎么却和以前不一样了呢?这花蕊不在是显而已见得了,而是有东西包裹着。

  阿仁的舌头像软刺正在锋利的开拓道路,舌头舔弄花瓣的上边的聚合之地,那里的是柔软而些甘甜味。

  这个花朵似乎更加的柔软而又让人不敢太大力的运用手指和舌头的夹攻。
  「求你了快进来吧,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你这么快就忍不住了?上次不是要我多舔弄么?」

  她却没在回答,而是沉浸在被人疯狂的的舔被玩弄下阴的快感之中。

  好吧,那就开始了,阿仁自己想忙着泄火,而不是让这个贱女人这样享受的,那根肉棒狠狠地插入她的鲍鱼中。

  这次与上次却是不一样的感受,这次因为偷情的快感,反而有让人不敢大力抽插的谨慎感。

  真的好爽好紧,为何她的穴中变得异常紧绷,每次摆动腰部进入的时候,肉棒的沿边总会有刺激脑子的那一瞬间高度快感的神经反馈。

  那真是要人亲命啊!

  被子被掀开,睡裙也是被脱卸到一边,从正常体位交合变成了侧入,两手握着那对胸乳,使劲的动着腰部,女的慢慢的撅起屁股,配合着大肉棒的冲击,那舒爽的快感遍及全身。

  「嗯……嗯嗯……嗯……嗯,真的受不了了,好……好疼啊~~~」

  「没事的宝贝,我的小母狗。」

  阿仁丹田毫无保留将阳元汇聚在下体,那根巨物当然在冲击的过程中越发的坚硬,有偷情的刺激,也有小穴在面对交合时候发出的身体共鸣,顿时阿仁想射,自己主动拔了出来,用自己的手撸了起来,那快感将来到极限,滋滋的一下子,那股热精全被自己射到了那女子的脸上。

  阿仁事后还涂抹了自己的精华在那女子的脸上。然后趴在了她的身上,休息了片刻。

  起来点亮了灯油,才发现,自己似乎闯了大祸,那个与自己交合的女人不是李红,而是,,而是杨梦,那个杨梦头发糟乱,睡衣裙都被扒的不剩,闭着眼,一口一口呼着气,貌似还沉醉在刚才的鱼水之欢的愉悦中。

  杨梦还在陶醉,心里也是想,前几次那老男人的功力便是走在中途便不行了,如今尽然春光焕发,难道他吃药了么,自己也想好好看他的面容,便睁开了眼,一看,惊吓到了,此人没有须扎,眼神很坚定的看着自己,头发鬓角没有白丝,脸上也毫无皱纹和苍老的痕迹。

  此人不是杨亚尔是谁?杨亚尔的肉棒红肿膨胀,也没有在一次战斗中降下姿态,那傲人的身材,也是让人如痴如醉。

  「怎么会是你,,,你!?」杨梦拖着疲倦的姿态问到,还是害羞的盖起了被子。

  「你,,,你?」阿仁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尽然对妹妹动手了,那真的和猪狗有什么分别的呢?不管伦理纲常,不管世间的道德,那将被人唾弃的。

  自己现在也说不出话来,拿起衣物快速穿好便走了出去。

  回到中卫堂,自己还想着刚才的种种,欲望有时候真的摧残人的坚守。
  这夜已过,杨府上下也是自然而然的运作。

  早上洗漱完,李菲儿来求见,和阿仁说外面有个女子站在外面,好想去有事情求见。

  阿仁准备完穿上衣物,在中卫正堂会见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原来是三姨太。
  三姨太今日穿着暗红色的无袖旗袍,还有豹纹的细纱披肩,那双美腿一般裸露在外,而发型尽然是棕色的,那双眼睛妩媚的看着自己。

  「有什么事么?三姨娘?」

  「阿仁你把我当母亲看么?」说完这句话双手就靠过来了,眼神越加的焦灼汇聚于他的眼瞳中,阿仁略发有些紧张了。

  「怎……怎么了?三姨娘,是府上伙食不合你胃口么?还是丫环和仆人不能照顾你周到?」

  「不是的这些都好,杨琪也大了,她在女子学校待了几年,然后在补习班也呆了一两年,我想送她去读大学。」那三姨太恳切的希望。

  阿仁心想,「你这贱人,为自己女儿考虑的这么多,你有没有想过母亲与父亲隔阂吵闹不断的时候,你却用你那肮脏的嘴舔着父亲的阳物,侍候好了便能得到许多赏赐。」

  阿仁不相信这个为了女儿而付出心血的母亲,因为在自己心里,面前这个女子仅仅是一只比李红更加肮脏的玩物罢了,不只是身体,更加是精神上。

  阿仁却有个想法,想了后道,「杨琪是我妹妹,我定会好生照顾,我哥十二岁夭折,我懂那种亲人阴阳相隔的痛楚,父亲走时也说过遗嘱,我会百般为家里人着想。」

  阿仁又假装为难的思考,三姨太看出了阿仁的为难的表情,「以你现在的能力,难道不能办到么?」

  「不是不能办到,我们当地教育局也有我们杨家的朋友,可是……」阿仁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据我所知杨琪的国文不错,数理化却不行,那却要费点心思来搞定。」

  「亚尔,我知道这确实有点难,但你务必要要尽心尽力啊,」词语间充满了祈求和卑微。

  「好了好了还有什么事么?」阿仁本来就反感这等事,却要答应,现如今也有些不耐烦的。

  「还有杨家祠堂没有我的录刻名表。」

  阿仁有些怒火中烧,你这等贱人为何还能想着恬不知耻想进杨家祖宗族祠堂,你以为你死后灵魂真的能被大家收留在这里么?还不是被孤魂野鬼强奸几百遍!
  但心中的怒火却不能表于脸面上,只能说,「好吧,这么久了,还不知三姨娘唤为何名,到时候我吩咐杨占叔下个月贡堂裱章制作完,一同刻录到祠堂内,如何?」

  「我本名,杜秋月,子丑时生……」

  这一切说定,秋月又开始叽叽喳喳的开始提醒杨琪的事,让人厌烦不得,好不容易终于走了。

  那个李菲儿送走三姨太,问,「女子无才便是德,为什么母亲却为其子女而担忧呢?」

  「你这个问得有些傻,男女平等,每个人都有些自己选择求学的权利,我现在可以拒绝,但并不能阻止一个母亲的据理力争。」

  「咦?先生你怎么变得如此开明?」

  「我依然是一家之主,办事情可以,那就必须付出代价!我的剥削不是说着玩的。还有你这个反问,就是想把我打入孙文的那一套道理里面是么?」阿仁道
  「没有啦,我没这么说。」李菲儿调皮的伸了伸舌头。

  阿仁和李菲儿为这件事论口舌,李菲儿的表情却逗自己笑了。

  为了处理杨琪的事,特地联系了当地教育行政局的朋友,儿时的好友。
  两人约在某家咖啡厅,「小武好久不见,」

  「阿仁,这么久了,你回来了?」

  「嗯,在外漂泊这么多年,是该回来了。」

  「你有去见过赵絮么?」

  「」赵絮,那时候的赵絮才几岁而已,「

  「她倒是一直惦念着你,说非你不嫁。」

  「小武,武传东,那时候才几岁,儿时的戏言,你现在却还记得么?」
  「那今天的事真的免谈了,」小武道。

  「你都还没听我说来,就知道我有求于人?」

  「那你见还是不见呢?」这个气氛一下子尴尬了,阿仁一直在回忆,儿时的回忆,只是想起一些零碎……

  赵絮,小武,杨亚尔的几个父亲是交好的,所以童年三个总是在一起玩耍,直到某年的那天自己和家里为了读书的事闹矛盾,想去外地。

  走前几天也和赵絮说过,赵絮当然是不肯啊,一直哭着喊着,但阿仁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座城。

  脑子里一下子充斥着这些东西,心里也不是滋味。

  「小武,赵絮那时候确实还小,她对我的情感和留恋,我那时候也不懂。」
  「好,现在不懂没事,那你和她去见次面,地点时间我都可以联系。」小武严肃道。

  阿仁心想:这个小武明显是喜欢赵絮,却要帮我如何如何,不知为何这般?
  那就先权且答应下来呗。

  「好吧……好吧,我答应便是。那你也先听听我求的事情怎么样?」

  小武这才答应,「你说吧,有什么事?」

  「小武,我家的妹妹,想报个大学,你看……」说着从怀里掏出几锭黄金,「事后必有重谢,」

  小武看了看,「黄金我不要了,你妹的事我会努力办办看,」

  「不要努力办办啊,小武,你父亲是蔡元培校长的好友,一句话的事,在这个小城还是有些许作用的吧?」

  小武道,「无需我父亲亲自来,只要父亲的一通电话,过几日我邀请局长和教育司的人来,我们再好好谈谈,到时候你在用这些蛊惑人的本领即可。」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两人在叙旧一会儿,便各自离去了。

  现在只等宴请的那一天,其实阿仁真是为了这个妹妹学业有成么,其实也不尽然,回家后,找来了三姨太秋月,将之前与小武谈话的种种告之。

  「那我能做些什么?」秋月一脸茫然道。

  「三姨娘,你真的肯为妹妹的事倾其所有么?」

  「那是自然!」眼神充满了坚定。

  「那好吧,和我去一个地方,我和你在仔细研究下。」

  话说那个阿仁要带秋月去哪呢?

  正是当时李红带去的醉心苑,到了门前,秋月还是一脸无知,只是觉得这里过于隐秘,好像没有什么人烟,只是跟这阿仁弯弯走走好长时间的路,一路来只有青绿色的竹林。

  进入里面,阿仁开始谈虎色变,关好门,将那个秋月一把拉过来,来到了醉心苑的里间,这房里倒是四面都有壁灯,也不觉得脏乱,墙壁上悬挂着几件东西,有一张大号的红木床,床下尽然突冒冷气,秋月仔细一看,竟然是垫在床下的坚硬的冰晶床,此地阴寒,又在竹林围绕的中心,那这冰晶石床自然是不会化了。
  阿仁道,「三姨娘来吧,」自己卸下亵裤,露出了还没完全勃起的低着头的肉棒。

  秋月怎知阿仁为何如此做法,当然是惊呼一声,只是用余光撇了下那个胯下的阳物。

  「亚尔,你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我为你的女儿求得学业,你总要付出点代价吧?」

  「这……这怎么行?我也算是你名义上的母亲啊」秋月开始慌张了起来。
  「那好吧,你女儿的事我再也不管了。」

  秋月心里在挣扎,一边是女儿有好的前途,一边是自己的老公正妻的儿子,自己总归要做出选择,现在又有谁能依靠呢?

  秋月思考良久,看着那阳具在阿仁的上下触摸下去越变越大,自己还是有点害怕的,支支吾吾的说,「好吧,我答应……你也要信守承诺!」秋月还是天真的以为只要用手帮他解决欲望就可以,自己缓缓跪在了地上,拿出双手触摸那肉棒,这肉棒年轻有活力,而且色泽不错,自己也用口水沾满手掌,替阿仁洗却肉棒冠状处的脏物,另一只手将阳具下方的双球慢慢的搓揉,按压菊花和双蛋间的敏感地带,自己的嘴开始舔弄这肉棒顶端,舌头也是从上到下游离,突然一下子龟头便没入绯唇中,在她的嘴中,感受到温暖,秋月嘴中分泌的口水加上湿滑无比的舌头,而且还不会碰到咯吱的牙齿,真是觉得自己在天上人间一般。

  「姨娘,你平时也是这么吸父亲的肉棒么?我的是否比他的更加可口呢?」
  「嗯……你的……比他大,比他粗,又有活力,一跳一跳的,」你这句话是一边含着,一边讲出来的,真的是有骚妇狐狸般的魅力。

  这个口活,真的比那个李红下贱女好太多,怪不得母亲吸引不了父亲,如果我是父亲的话,那时也不会回到家中天天看着黄花消瘦颓废的女人吧?

  现在的憎恨倒是被这等享受给缓缓的消磨一些,那个秋月盘起了头发,将肉棒大力的吞食起来,并让肉棒感受吸盘的感觉,嘴巴呼进呼出,其间用力的这么一吸,舌头缠绕的舔覆盖,抖动,并让肉棒顶进入快到喉咙的地方,自己也快受不了想呕吐,但那时阿仁也是骑马难下了,自己奋力地按住秋月的头,不让其吐出来,就这样深深地插了几十下那个秋月闭着眼,发出「」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呻吟。

  「不,……别,我……想吐……」

  「求你……亚……仁,我快喘……不过……」

  阿仁聚精会神,准备这波冲刺,这口腔里的温暖,让人无法再去思考了,阿仁像活塞一样,越来越加速起来,,,,,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好爽啊,三姨娘!」

  突然一下子拔出来,全射在了秋月那副脸皮上,秋月还是闭着眼,咳咳咳的叫起来,自己的脸上都是淫荡的白色蜜液,自己何从有这种屈辱,从来自己都是和老爷杨泰互帮互助的做爱,如今却被他的儿子给,给口爆了。

  眼眶里顿时想起来就就下了热泪,泪滴和津液混合在一起,那是很美的表情啊!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